bodu.com

律师博客

最新文章更多

正文 更多文章

临沂著名律师刘新民钓鱼岛风云

  本报讯保钓船只在出海三天半后,于今天清晨返回福建厦门东渡渔港。除朱幼麟先生因腰部受伤被送至医院救治外,其他人员都安全返航。

  10日晚上,记者拨通了位于东渡渔港协调组的电话。协调组成员陈智强告诉记者:“10日下午5时左右,(保钓)船上的李义强打来电话,因为海上风浪较大,他们将于明天早上6点至8点到达厦门。这要比原定时间晚了3个多小时。”

  昨日上午9时、中午12时、下午4时许,保钓船“闽龙渔F861”铁壳渔船船上人员曾通过卫星电话与岸上协调人员进行联系,告知返航的情况。9日,虽然保钓船距离钓鱼岛仅百米,但由于遭到日本多艘军舰的拦截,保钓人士几经努力之后不得不于16时45分返航。在日本军舰的挤压之下,保钓船只受到较严重的损坏,驾驶舱受到的破坏最为严重,还好通讯正常,食品、饮用水等也充足,而且返航路上未碰到去时的八级风浪。保钓船正以每小时9海里的速度向厦门返航,今晨将在厦门东渡渔港靠岸。

  昨日,岸上协调人员周文博告诉记者,令人揪心的是香港立法会议员、全国人大代表朱幼麟的腰部受伤了,而且伤得不轻,需要住院治疗。有可能是由于日本军舰碰撞或其引起的海浪使保钓船产生剧烈摇晃,导致朱幼麟腰部撞到船体而受伤。

  此次中国海峡两岸联合保钓行动取得突破性进展,保钓船“闽龙渔F861”铁壳渔船在日本约10艘军舰的阻挠下仍靠近钓鱼岛岸边。据悉,这是首次从大陆出发,有海峡两岸与香港民间人士共同参加,并成功向钓鱼岛靠岸的保钓行动。

  “得知船只靠近钓鱼岛岸边,我们很高兴!”周文博告诉记者,“在日本预先得知消息并派出军舰阻挠的情况下,能够差点成功靠岸,这是很不容易的。”同时,他有些遗憾地告诉记者,由于岸边比较陡峭,怕渔船触礁,再加上日本船只的阻挠,所以没办法直接靠岸,离岸仅有近百米,当时有冲锋舟就比较好上岛。

  周文博说,两岸联合保钓行动在一个月前由天津退伍军人张立昆发起,大家自愿参加。其中4名大陆民间保钓人士均是第二次出海参加保钓行动,而他们中的李义强是厦门人,他在岛内经营一家网吧。岸上协调人员告诉记者,这次能顺利去保钓,李义强出了“大力气”,他帮忙找到了一条渔船,岸上协调人员还住在他亲戚家,为了此次活动方便联系,他家专门新装了两部电话。这次之所以在厦门出海,就是这里条件比较成熟。

  另据《东方早报》报道,昨日周文博介绍,他们此次出海保钓引起了海内外爱国人士和网友的关注,不少组织和个人打来电话表示支持,有些还要求前往东渡渔港,迎接保钓勇士的归来。不过,周文博也表示,由于岸上基地地方较小,来的人多了之后,他们很难接待,现在除接待一些媒体采访外,基地基本上是不允许其他人过来。

  海外致电表示支持和关注的组织和个人主要有巴西、加拿大、美国、新加坡以及澳大利亚等地的保钓组织和爱国人士。

  据协调组的工作人员介绍,目前打来电话的特别多,他们在以前网上公布的一部电话(0592-2115828)之外,另外开通了一部电话(0592-2114322)。陈智强说:“我们现在真是很忙,既要接听外面的电话,又要将消息发布出去。”就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过程中,陈智强就接听了两个电话,并回绝了一部电话。周文博也表示这两天特别累,“等明天保钓船只回来后,就解放了。”

  周文博告诉记者:“整个迎接仪式将坚持低调处理,规模不会太大,时间也很短。11日我们将举行一个小型的迎接仪式,就我们几个人前去迎接一下,有些媒体将一同进行报道。现在初步决定不举行新闻发布会,当然,最终要等到船上的人员返航后决定。”

  又讯昨晚9时25分,保钓船再次通过卫星电话与岸上协调人员取得联系,朱幼麟的伤部经过处理,病情有所好转,但仍不能动。昨晚10时20分许,保钓船已顺利返抵泉州海域。保钓船航速保持在8~9节。保钓船船上成员告诉岸上人员:“现在船上的食品已经没有了,早先准备的鸡蛋、苹果在遭日本军舰挤撞时被当作‘武器’扔到日本船只上去了。”记者同时也获悉,厦门中山医院已做好救治的准备,救护车将到码头接伤员。

  钓鱼岛自古是中国领土

  钓鱼岛列岛位于北纬25度至北纬26度,东经121度30分至东经126度四线之间,它由钓鱼岛、黄尾岛、赤尾岛、南小岛、北小岛、大南小岛、大北小岛和飞濑岛等岛屿组成,总面积约7平方公里。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历史相承的国土,是由中国人最早发现,最先命名,最先经营、统辖、控御,最早载入国家正史和官方图籍。

  钓鱼岛是台湾附属岛屿东北诸岛的核心主岛,距基隆120海里。东西分别距中国大陆和冲绳约200海里,附近水深100至150米,与冲绳群岛之间隔有一条2000多米深的海沟。其海域富藏石油,据1982年估计当在737亿~1574亿桶。

  日舰逞凶撞损我保钓船

  由海峡两岸与香港的民间保钓组织发起的保钓行动,10月8日从厦门及台北乘船出发往钓鱼岛宣示主权行动,其中一艘载有香港立法会议员兼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朱幼麟的福建渔船,出海51小时,在接近钓鱼岛的海域,遭日本舰只阻拦。

  据报道,保钓人士乘坐从厦门出发的保钓船闽龙渔号出发,9日上午约11时30分已发现日本海上保安厅舰艇,对方警告保钓船立即离开“日本海域”。闽龙渔号不理会警告,继续破浪前进。下午约1时30分,日本出动4艘舰艇及两架直升机,向保钓船展开海空夹击。直升机多次贴近保钓船低飞,制造海浪试图拖慢保钓船前进速度。

  一直通过卫星电话与船上成员联络的保钓行动委员会成员古桂耀说:“直升机一度低飞到只要保钓船上成员举起手,都有机会摸到直升机螺旋桨的高度。保钓船冒险继续前进,日本舰艇穷追不舍。加入拦截行动的舰艇继续增加,其中4艘一度摆出V字阵势,两大两小,对保钓船左右夹击。不过,夹击行动无损保钓成员士气,他们在船上挥动五星红旗,以宣示主权,抗议日本侵占钓鱼岛。

  双方你追我逐,保钓船从距离钓鱼岛600米,逼近至近百米。当保钓成员伺机抢滩,日本派出两艘大型舰艇,一左一右,多次撞向保钓船的船头,强行拦截保钓船前进。闽龙渔号船头被撞得多处损毁,幸保钓成员未有受伤。

  渔船愈接近钓鱼岛,日本拦截行动愈激烈。保钓船驶入钓鱼岛600米范围水域时,日本多达10艘军舰前后左右夹击碰撞,闽龙渔号船头被撞至损坏,但仍继续前进,务求成功抢滩登岛,拆毁日本在岛上兴建的建筑物,并插上国旗,宣示主权。

  9日下午6时许,闽龙渔号接近钓鱼岛近百米的位置,日本舰只再次疯狂围堵撞击,渔船船头受损严重,亦无路可行,船长决定放弃登陆行动,折返厦门。

  古桂耀说:“保钓船被撞后严重受损,船上保钓人士商议后,决定傍晚折返厦门。”

  钓鱼岛大事记

  1895年6月2日

  中日签订《马关条约》,清政府割让“台湾全岛及(包括钓鱼列屿在内的)所有附属各岛屿”并“澎湖列岛”给日本。

  1945年

  日本战败,宣布无条件投降。按照《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被日本占领的台湾、澎湖列岛及所有附属岛屿回归中国。

  1969年5月

  日本将岛上原有的表明这些岛屿属于中国的标记毁掉,换上了标明这些岛屿属于日本冲绳县的界碑,并给钓鱼岛列岛的8个岛屿规定了日本名字。

  1970年4月10日~12日

  全美留学生及华人在华盛顿举行保卫中国领土钓鱼岛示威大游行,约有2500人参加,是在美华人最大的一次示威游行。

  1972年6月17日

  美国和日本正式移交琉球的行政主权,由日本政府接收。钓鱼岛列屿正式随琉球交给日本。

  1978年

  中日谈判签署《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时,邓小平副总理访日,表示钓鱼岛问题可以留待子孙后代解决。

  1996年9月26日

  “全球保钓华人联盟”首领陈毓祥带领香港抗议者乘坐“保钓号”到达钓鱼岛,陈毓祥率领5位突击队员跃身入海游向钓鱼岛,陈溺水身亡。

  1996年10月15日

  日本外相重新声称日本对钓鱼岛享有主权,并否认曾和中国达成任何搁置钓鱼岛主权问题的协定。

  2003年1月1日

  日本《读卖新闻》报道,日本政府已与声称拥有钓鱼岛所有权的国民签订了正式租借合同,以年租金2256万日元的价格租下了钓鱼岛及附近的南小岛、北小岛三个岛屿。

  2003年6月23日

  15名中国内地和香港人士组成的“保钓团”,乘渔船抵达钓鱼岛西部海域宣示主权,抗议日本政府“租用”钓鱼岛、实施国家管辖的非法行为。

  2003年8月25日

  东京的右翼团体“日本青年社”的9个成员25日上午再次登上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对该右翼团体1978年在岛上建造的灯塔进行维修,并于25日下午离开钓鱼岛。

  (本报记者 郑友贤)

分享到:

上一篇:对外关系!

下一篇:好高兴!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